[置顶] 【画家简介】岭南画派实力画家--陈德鸿艺术历程

[置顶] 2021年4月28日,《水木清华—陈德鸿岭南名园写生墨稿、岭南名园速写、书法作品精品展》

[置顶] 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联络方式

陈德鸿:沧桑入画

        作品是画家生涯艺术积累的见证,同时也是研究其艺术变化与作品构成和风格特征的重要依据。

       我从童年到青年一直近乎于苦行的绘画艺术生活,这种生活为我的艺术道路增添了戏剧般的传奇色彩。也正是这样一种特殊的经历塑造了我对待艺术的态度。这不仅仅是感觉的反应,其间包含着对艺术信仰的感情。我认为这是生命之光,艺术家塑造一切有灵气的作品,在我眼里的都是不寻常的。

      我每个时期都在适时调整自己的艺术方向,乃是基于不间断地深入生活、深入大自然,外师造化,这在我的艺术生涯中是一个重要的艺术特点,并在创作中贯穿始终。凡是体验过留意过苦难生活与纯朴生活的人们,看到有生命的果实都会感到分外的亲切。

      画面的冷暖苦甜,人间的世态炎,不会因为这个而停止我的艺术的向前,反而增加了我的坚强的意志。凉隔着时空回顾逝去的岁月,逝去的人,思想放光茫,永远活着。有的人犹如路边那些高大的杨树,树皮干裂皱褶,布满杂乱的疮疤和乌黑的洞,这不是生命象征!

      可贵的是,我心中的不谐之音被更强大的爱所包裹着,隔阂着,埋没掉。

       对艺术之情,我是深情不及久伴,厚爱何需华言。创作出有个性,有自己绘画语言的作品,这就不可能舍去自己身上的性情与棱角,没有完美的艺术,也没有完美的性格,艺术上的妥协其实是被阳光遮掩黑暗。情感,追求,心态与能力决定了艺术上的质量。

       但绝大部分人艺术之果都是酸的,皆在病魔中病态中,肆虐地度过。皆因缺乏深刻的灵魂,旺盛的智慧,澎湃的创造力!最后欺世盗名比比皆是。

       我最好最优秀的作品都不在我身边,缘生缘灭,缘来缘散,生命不等候,这才不枉我呱呱坠地时那一天竭力的啼哭。

       把时间花在别人身上,才是珍惜生命。生命是不断失去的过程,学会接受失去是一种能力。

陈德鸿:鼎湖山写生(辛丑年)

 

陈德鸿:

    岭南画派画家,1979年生于广东湛江雷州,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十年一直住在广州美术学院随老师们上山下乡写生创作。大学期间山水专业指导老师是李劲堃老师(现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广州美术学院院长)与张彦老师(现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授课老师有周彦生,苏百钧,陈新华等老师。十年求学期间得到关山月、黎雄才、陈金章、林丰俗、刘书民等导师的悉心指导。先后在多个城市举办个人大型展览三十多场。

陈德鸿:我就是这样默默无闻地画着

       每当回想起这二十年异地他乡的写生过程与这些写生作品,别人们对我的种种尊重。我心中不禁感触良多,我的童年,少年,青年,是自己付出多年的执着,坚持,辛苦、默默无闻所换取来的结果,实之不易。

       一个六七岁开始的孩子对艺术产生浓厚的兴趣,在没有艺术土壤的艺术岁月里,这对于正值吸收知识成长时期的我来说,当然是心存梦想的。但当时最大的兴趣最好的艺术来源就是收集大人们看过不要了的报纸,剪裁出报纸里有美术作品的黑白图片,然后贴在一本空白笔记里,时间长了,这就成了我手头经常阅读学习理解的“画集”,也就是我的艺术启蒙书籍。那是1986年,八十年代,我7岁,距今35年了,因心艺术感念,使我忘却了在这个时候同龄人的快乐童年,就这样我养成能默默无闻思考与学习的习惯。
       从童年时期的自己制作的启蒙书籍阅读开始,激励着爱好,其实我现在回想起来,总结出一条经验:无论路途远近,不管事情难易,内心充满阳光,贵在坚持,必然有收获。三十年来,就这样,没有后期的成绩,早期的努力也就不可贵了,所以这个过程呕心沥血的努力是相当重要。
       艺术与不需要谄媚是我愿意保持的乐意,这与人追求的品格有关!历尽沧桑,许多人不相信我去实现一般人所认为是正常的愿望,而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画出那些难以实现的愿望更正常了!一直到现在,我不结婚生子成立家庭,与我许多前辈老师相比,我自认为我不够勤奋,自感惭愧。让我愈发地感受到老师们的那种为艺术为绘画的精神,及那些令人激动的画作背后的伟大人格。

陈德鸿:我的色彩世界

          我当然喜欢色彩,阳光,生命,热烈与宁静……

         我一如既往的深邃、让画面充满活力,充满对比,充满强烈。把我内心洋溢着清新活力的颜色表达出来!

        我在立体的大自然空间里平面化地表达出的我内心色彩。我很早就画重彩画了,这是中国画里面的重彩,但神往西方印象派,所以我在用色方面不断地跳跃,在强烈的感觉空间里绽放着心灵上的语言。

       世上有各种各样的人,其中总有共鸣的。我在丰富多采的大自然中,又将自己眼中世界里结合线条的色彩表现出来,又结合色彩把线条表现出来,从中找到了真正的自己的色彩世界。
 
     肯定!创作的过程是艰辛的过程。

     《庄子》:“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所以这么多年来,我忙于写生,醉于创作,纯粹得很!我像《围城》中从城里走出来的人,但许多人为什么拼命地往城里走?太可怕了,真的很危险!文化上的危险!

陈德鸿:笔墨功夫好也要境界高

      山水画创作都有自己的笔墨语言,笔墨功夫好也要境界高!什么是好的笔与墨与境界?没有用笔墨去表达更多的精神境界,谈不上笔墨。早期的荆,关,董,巨,在自然形态中创造的笔墨形态,形成了自己的笔墨语言,表现了他们对大自然大境界的一种精神寄托,这就是笔墨境界。

陈德鸿:我们看到许多艺术都是“皮相”

     由于我对绘画的过份迷恋,我热爱大自然,因为在大自然里才能找到我内心想要的一切,也许对于我来说大自然正是我的心灵栖居之所。

    事实上我不关心当代美术界艺术圈,我更不知道什么是艺术圈?艺术面前人人平等,谁都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对艺术发自内心的纯粹的声音毕竟少数,不管是什么艺术!有灵魂存在,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但往往有些现象,最重要的东西统统变成不重要的东西,不重要的东西反而变成最重要的,甚至简直本末倒置!真正好作品是心灵干净的时候产生出来的,我们看到许多“艺术”都是“皮相”。

陈德鸿:化蝶化仙

        我是一个在北部湾出生与长大的孩子,因此对乡村生活固有的情结持别浓都。北部湾是个文化沙漠地区,连结我思想上的艺术纽带,是与我的老师们的理性光辉分不开的。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终归企图在大自然中寻找艺术的慰藉与身心的寄托。我是勤而知之,不因世事沧桑,不因人情无常,不受见闻日广而影响艺事情真。我是苦学派,我相信缘遇与因果!而这些总会给我某种前提与暗示,长耘空寂,着心成艺,也正是由于许多无人知的因素促使我成为艺路人。我的老师们与我的父母亲一样,都是在我内心最深处最刺痛的那一刻!

      绘画艺事成了我人生路上的一盏灯,我成了赶路人,我有故事,然而人往往所追求的品格与精神,在作品里产生、呈现,在作品里涤荡与恢复人性的尊严!生活越是普通与平凡,理解的难度就越大,就需要层次上的深入与细致。技法纯熟地表现对象,本无截然的分界,但两者的分量有本质差别,艺术家对自然形态的掌握与再现高度无所不能,形到神的过程,在心境,在滤化心灵空间,情感影响视觉,这是艺之道。从再现到所感,只见画事,绘画是形到神的过程,在于心,艺术是心灵的空间,属于“道”在于人。

       园丁耕耘,劳作,艰辛,培植出怎样的花长成怎样的木?这个轮回里的过场,又有多少化蝶化仙呢?

陈德鸿:文心观物

         传统修养的匮乏是当代人难免存在的问题,诗意、文心、格调、品位是中国山水画不可少的部分。山水画家必须诗心登山临水,烟江垂钓,江南园林,禅、道、诗心、禅机、道玄,诠释着画面那种“大隐隐于市”的人生从容,氤氲的笔墨写就了山水逍遥、胸襟开阔的自由境界。
     看山水有体,以林泉之心临之则价高;以骄侈之目临之则价低 。——宋·郭熙

       所以要“丘园养素”,这是因为山水画是表达个人情操和境界的艺术观”。形式,是与画者的修养和品格分不开的。所以山水画在写生的时候, 心中如有一个“文心”,便能充分体现出画者的境界来。并以这个 “文心”去观物,对应的则是自己内心所企盼的那个“境界”,因此, 这个“观” 是向内的体验过程。

«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

陈德鸿,岭南画派画家;1979年生于广东湛江雷州,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十年一直住在广州美术学院随老师们上山下乡写生创作。大学期间山水专业指导老师是李劲堃老师(现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广州美术学院院长)与张彦老师(现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授课老师有周彦生,苏百钧,陈新华等老师。十年求学期间得到关山月、黎雄才、陈金章、林丰俗、刘书民等导师的悉心指导。先后在多个城市举办个人大型展览三十多场,作品深受藏家喜爱。
欲收藏陈德鸿作品可直接联系本人
  • 请扫码添加陈德鸿微信号请扫码添加陈德鸿微信号
友情链接
搜索
网站分类
日历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最新留言
    网站统计
      查看访问数据

    Powered By Z-Blog 2.3 Avengers Build 180518

    本网站由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设立. 保留所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