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画家简介】岭南画派实力画家--陈德鸿艺术历程

[置顶] 2021年4月28日,《水木清华—陈德鸿岭南名园写生墨稿、岭南名园速写、书法作品精品展》

[置顶] 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联络方式

陈德鸿:教养

     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并不清晰可见,人前人后是两个世界。浅薄和无知就在顿悟的当下烟消云散。我开始爱上一种方式,静静地看,静静地画,看不腻,画不腻。

陈德鸿:质朴的人质朴的追求

        艺术作品凭什么产生?多年的感情飘荡,作品是内心的世界,作品是内心的情感,情郁其中,这就是我为之画之原因,原形。画事近于旧时苦行僧,随师,得道;写生,创作;艺事就是生活,就是人生,甚至是一切,很难说凭借天性了,“道”从来都是修来的。

     画家的灵感来自于错觉,来自于不规则的大自然赋予的世界。之所以作品不感人不感人,不动人,那是缺少发现而多于“精心制作”。

       我常怀念着似曾淡忘而又不曾褪色的童年时光,到后来安抚我自己的只剩下母亲的照片了,母亲望尽艺术天涯路……多少艰辛多少磨难,只有在我的作品里才得到了安慰。

      生活成份大于艺术成份,所以才在生活里提炼。质朴的东西一定美,美的东西不一定质朴,质朴成了浮华的强烈对照。

       除了随着时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之外,我在岁月里找到了我的生活,艺术生活。不是所有的生活都是美的所以必须要提炼。恋爱、结婚、生子、其实也不是快乐,所以我常伤心,我似乎与这些都没缘,快乐离我那么远。可是,快乐似乎又离我这么近。婚姻并不会让我变成另一样东西,另一种模式,我原来的生活方式还得保留,艺术生活占据了我大量的生活空间,不容打碰,这就是我的快乐!《倾城之恋》之所以不能打动我的其中原因是,那强烈的剧情反差虽然让人产生情感上的起伏,但最终还是不能脱俗,还是随俗化,世俗化。

      艺术的结晶是真情,真情跨越黑夜,跨越时间,扣着心灵。重于艺术,内心情感必定是第二故乡,善意的,诚恳的关怀与问候不少见,艰辛编织出来的作品,在艺术的探索中永无坦途。人生被剥夺的事情太多,孟子在安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但人生白驹过隙,人毕竞会年纪增大,我就羨慕起那些无忧无虑地喝着,唱着,跳着,恋着的人们,这又何偿不是一种人生体会呢?人又何偿不是生活在没完没了的的希望之中呢?但人对生活,对事业有阳春白雪必定有共鸣!

陈德鸿:净化丑恶

 我在睡梦中净化丑恶

我投着光影淹没着寒冷

困着自己抓住自由

目光在天空与地平线消失的地方

鸿鹄之志

鹏程万里



那些浮现张牙舞爪间的呼声

不能攻击你的意志时

会使你变得越来越强大

它的用处在于印证你的存在

你的强悍

别人的失落

欲把你的光明臧了起来

让你不辞劳苦地去寻找

去呼求



身正影正光明正大

天降大任劳其筋骨

陈德鸿:意识形态

        生活本身就存在着误区,才需要去研究、去体验,才需要从小开始接受教育。不同的价值观出现不同的思想,不同的思想出现不同的作品,对艺术家来说。我厌倦的东西我就会抛开,我必须保持清新与清醒于追求之中,勤奋的人有时忘记见解,我便学会了寻觅,便发现了有良知的人与没良知的人,有因果的事与没因果的事。

         无尽的长夜有去无回,探索在艺海中沉浮。有限的觉悟,在无穷的江山间,有声的流水间憧憬或感叹,实际上是江山流水造成人的惆怅。人一生当中的每个时期,是一种哲理与深切的体验,对自身思想,自身际遇与现实的感受,“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形成了每个人生的决然不同,但真正的理解有时不是很重要,甚至只能证明存在,有时归结为每个生命的深层生命意识形态,也不可能找到什么答案,人总生活在希望当中,可是生命有另一种的审美现场,拒绝痛苦与伤感,人生就不会幸福,尽管富贵荣华也难逃空幻。

        画家的灵感来自于错觉,来自于不规律的残缺的发现。之所以作品不感人不动人,那是缺少发现,多于“精心制作”。我的作品在都是来自于南来北往的写生,感情美,自然美,画得质朴,画得艰辛,爬山涉水,寒来暑往……表达直觉感受感知,在复杂间单调间寻找自然美的规律,真情流露真实情感,西出阳关有阳春白雪也会得到共鸣的。

      对于熟悉的东西,很难有许多感情浮现。艺术与生活等同艰苦,必须付出真感情,因为人不全知,不全懂,不全能的内在因素,所以才有意外,才会产生复杂的心理,才会阴影沉沉,才会渴望阳光。艺术家不一定了解自己,艺术家是让别人了解自己。起初谁叫我画?现在谁叫我画?从来没有人叫我画,所以我们总希望能看到事物的本质!

陈德鸿:凡心所向

        一叶知秋,是有情,是无情,佛教视“有情”与“无情”是两种生命,“有我”与“无我”自然成为两种境界。这两种境界中的“善”在佛教中不求信仰对象的身份,却讲“缘起”。

     有人对我说:从事艺术的名衔比艺术还重要。我说:你被艺术深爱吗?若有,那你就不应该背叛她!

    当艺术历来成为一种直接教化,安抚,用来宣扬的表现史无绝书。从东汉到李唐的统一,这一时期的社会现实,老庄或孔孟都用不上。这一时期的艺术多美呀!此时佛教走进了人们的心底,这一时期所出现的壁画与雕塑与社会现实反差甚大也不足为奇。

      因为艺术的最终灵魂在于人性的平等,激品也好,仁爱也好,粗犷也好,理想也好,美妙也好,作品只是人性的产物,最终的本质在于凡心所向!

陈德鸿:美在爱中

      人在希望之中寻求希望,但往住天公不作美,欲望与灵魂总是不同在。我理解的东西我就会安慰,我没理解的东西我没存在着幻想!我体会到艺术的内在真实,作品就是内在真实,本质就是内在真实。
       由艺术而起,十年的学院生活,是我在艺术生涯上的最大考验,实质是考验艺术学子的忠诚与勇气。人的追求,更多是在于气质的自然流露而不是先入为主的选择。

       艺术是一个大题目,重要的是内心的审美,美在爱中,孤寂的绘画生活时常伴随着我,这与我习惯于一人在创作有关。独静是思考的一种方式,画画只不过是一种导体,导出了我的心声心事心意。作品产生出来,在我看来并不是那么神奇的事情,只是我得到了我的自由而已。

       从童年开始,30年来,我并不真正了解自己为什么那样寂静地画着,真正应该是个性的问题,而不完全归结于是画事。正如母爱一样,因为爱才会无私才会奉献。也只有如此世间的美总是在世间的爱中才能找得到。

       向往美,这是人们明净无染的眼睛,谁的眼晴?佛陀的眼睛?思想者的眼睛?向日葵的眼睛?

         所以相对人来说,缺少的不是别的,而是眼睛,相对眼睛来说,缺少的不是别的,而是爱!所以人往往在爱之间才有足够的价值去采购生命的回报。

        理想与志向似乎凭勤奋可以到抵达,我们总希望能看到一切事物的本质,能化解一切意外与不如意,可真理离我们越近越危险,所以我们才极力希望要看到它,保留这美好的终归是情感。

        我还可以感觉到自己在时间当中还可以再坦率些,我还惟有靠内在的艺术振作,我热爱绘画,或许绘画封存在我的另一个世界里。我画,我写,我读,这是我的人生态度,人的目标很重要,失去目标就变形变质变态!做艺术能够实在就好!

         长期的独静而产生的某种心理暗示,使我的内心世界得到了某种强悍,其实我哪里还分得出梦境与真实呢?人会不会怕做梦而不睡觉呢?会不会怕真实而不生活呢?无论是昔日的生活,还是明天的事情,唯有丰富的反思,才能看到问题的差异,品质的差异,才能清晰心理层面上的判断。往往物序无常,苦乐不知,但敬畏生命必定慈悲!

         慧灯无尽,我真正的感受远远比我的想象透彻,我可怜的灵魂终日困在艺海里,为之光明,我的心成了一盏灯。然而世事倥惚,尘垢满身,艺术创作是一种“生命迹象”,一草一木,一丘一壑,为寻求心灵之音情感之声,心灵如火如荼般热情,在水一方,世事茫茫。研究越深,信仰越少,我小时感觉到画家是一种诗情画意的职业,一点苦也没有,怅望老天,在岁月中不知不觉与我的初衷相反。

       我亲身经历学院派传统绘画教育,之后未必是一种福气,之前没有谁告诉你你要当画家,我承认我童年时的“作品”无比单纯,那是“入世未深”无比天真的画。在无数个岁月中,绘画让我尝尽了世态炎凉!

陈德鸿:一意孤行

       我六七岁时就与艺术结缘,并且保存着当时的绘画作品(姑且现在可以称得上作品的话)。

       我想绘画问题是与社会背景,生活环境及科学人文都有关系。美学的观点常常跟着时代在变,时代不同,观念也不同,文艺复兴时期寻找的美,与我们现在所寻找的美不一样。不过,世界上最好的画,最棒的杰作,即使换了时代也还是存在的!

       求学十年,我在广州美院这所高等美院,每天沉浸于挥洒作画,作画成为我进入另一个世界的通道。这是我心所向、向往文化、继承传统、印证古人的一种方式,并不在于有多高超的笔墨技巧,而是如何在作品中呈现出自己的思想与某一阶段的追求。为了某种风格,仿照他人,仿照展览模式,而去追求风格是对自己的不自信,也是缺乏想象和思考的表现。

       你想让别人看得懂,这个问题也要看是在什么程度上给什么人看,有的人看不懂,有的人会看懂,取决于每个人的文化理解程度。最重要的是坚持你自己,为自己画画。画画是自己的语言,你把自己的语言讲出来,要尽量明了中肯,乱七八糟的别人就听不懂。当然,有的时候只要自己懂就行了,以后别人也会慢慢了解的。

      所以大多数时我看到低级趣味的东西,不代表我要讲出来!我不去将就别人的趣味,因为别人的趣味又有什么标淮呢?所以我某种意义上讲是:一意孤行!

       20多年前,我从临摹室走出到大自然中去写生,以写生带动创作,带动灵感,印证师造化,这不仅从写生中形成了我自己独特的见解。我在写生的过程中,喜欢去感受大自然与笔墨的关系,笔墨结构,自然关系,自然结构。绝对肯定要忘掉经验,忘掉模式,忘掉概念,忘掉入选获奖这些心态!在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中寻找自己对生命的解读,写生的笔墨语言也绝不重复,这个过程是中得心源的一种见证。

        而在这些方面的认识没有,那是根本没办法画得出来的。为什么要写生?为什么要亲自播种,耕耘,才有自己的收获?

       绘画,可以理解是一种本身本能的需要与内心的需要。但这种需要仅仅是形而上的理想,若要得到深入研究,必须对传统绘画做一番系统的研究;再具备园丁的精神去播种,耕耘,才会有收获有心得有收成!

陈德鸿:千里艺缘一“线”牵

         是艺术的母体启发了我的创作灵感。点、线、面都是情感的表现手段。

         我把速写的特色美感与中国传统的艺术精神,审美理想融合在一起,这种“真性情”决定着文化素养的高低,作品情怀和境界是否能上来,长期的艺术功底又在起作用。

        对艺术家而言,在一定光线下,在主观的外表里使客观的形体以丰富的形式真正理解。了解各种新的绘画理念,结合自己的实践再思考这些表现形式时,不仅是画画了,而是画人生,画自己,画感悟,画知识,画自己,画综合素养,是一种掌握“大道”的能力。认为画得真,画得像,才是画,画得大家都看得懂,认为精炼物象的外形,才是画,但仅限在这个层面,不能不说这也是一种认识,但要把美升华到思想层面上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情感!这是我很重要的一个成长过程,有了思想上进步,面对各个成长时期,经历,阅历,人才会慢慢地吸收,学问上的追求学问上的革故纳新。否则,身处在现代这样的文化大环境,面对各种各样的信息与资讯,人如站在十字路口怎可能会进步?思维肯定无法甄别选择。

         我在这二十年画了大量的速写。咫尺天涯情景交融,艺术事业上我不知道什么叫成功,但私人生活的周折甚多,数语千言,都难抒心底情怀,我忙于奔走,奔走于艺事画事。

        速写,单独的线条要有独创之处惜乎如阳春白雪。真正深刻的美丽常常在刚开始的感觉是拒绝你的,陌生的,因为他没有取悦你、迁就你的必要,人亦然、物亦然。

       速写,是一种快速的写生方法。是以线为主的一种艺术表现形式,线又有各种各样的线,直的、弯的、急促的、缓慢的、空灵的、饱满的、扩张的、内敛的……速写同素描一样,是造型艺术的基础,也是一种独立的艺术形式。这些速写形象大部分是我不经意与不经意间画下来的。认识论告诉我们,一个深刻理解了的东西,一定能深刻地感觉它。通过我长年累月手不离笔,速写成了唤起我写生的一系列回忆,从而启发我创作构思,我把这类形象当作生活上,艺术上的札记,千里艺缘一“线”牵!缘于线!

«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

陈德鸿,岭南画派画家;1979年生于广东湛江雷州,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十年一直住在广州美术学院随老师们上山下乡写生创作。大学期间山水专业指导老师是李劲堃老师(现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广州美术学院院长)与张彦老师(现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授课老师有周彦生,苏百钧,陈新华等老师。十年求学期间得到关山月、黎雄才、陈金章、林丰俗、刘书民等导师的悉心指导。先后在多个城市举办个人大型展览三十多场,作品深受藏家喜爱。
欲收藏陈德鸿作品可直接联系本人
  • 请扫码添加陈德鸿微信号请扫码添加陈德鸿微信号
友情链接
搜索
网站分类
日历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最新留言
    网站统计
      查看访问数据

    Powered By Z-Blog 2.3 Avengers Build 180518

    本网站由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设立. 保留所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