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画家简介】岭南画派实力画家--陈德鸿艺术历程

[置顶] 2021年4月28日,《水木清华—陈德鸿岭南名园写生墨稿、岭南名园速写、书法作品精品展》

[置顶] 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联络方式

陈德鸿:萍水相逢与萍水不相逢

       不管是世俗爱情还是世俗人情!我多数是萍水不相逢。匆忙间的错过,凝固成久远,不问“何必当初相识?”也不再问“相逢何必曾相识?”人的心很大,总想装满很多东西,尽管很多想要的不是可以拥有的;人的心其实也很小,总会没有更多的空间去承载太多本应放弃的东西。
        人海茫茫,烟雨红尘,胭脂水粉,辗转而过终是一场萍水相逢后的悸动。一段刻骨铭心的眷恋,梦过无痕。心事还未丰腴,一剪相思,却妖娆着彼岸的晓月弯眉。沧海桑田,一别成诀,妩媚落花流水再相逢,一卷经年,萍水相逢也只是一曲梦中依稀……
      所以,我只好从事艺术,自己与自己对话,与我萍水相逢白首不相离的就只有绘画艺术。灵感不期而遇,画家心中的意象绮丽无比,常年奔波于山区或伏于画台,孤寂入画,各种诱惑与顾虑都消退了,笔里行间是真诚心声的表达,是慰藉,是倏忽间成了白头人?好作品终于产生,青春不就在昨天吗?如何又成了白头人?人有很多种爱,恋情、恋物、恋人,爱是对你成全,也是自我成长。
苦心孤诣、对绘画艺术坚定不移的追求,大自然的神秘莫测,品性人格皆隐露于笔端。孤独将所有感情都赋予绘画之中,也正因为这种孤独,成就了我的绘画艺术!

陈德鸿:对艺术的深情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生活的积累到一定程度,必然会有新的感悟,必然会有新的追求。

       白駒過隙,幾多明月又清風。敢于直面走艺术之道,顺行逆行的人,不改初心,凭借一颗赤子之心,坚持着自己的立场,我扮演着先锋角色。并与这个浮躁而冲动的时代对抗着,毫不留情的揭露着艺术之美,你不一定要成为艺术大师,但你一定要去走大师走过的路,然后你就会找到了自己。

       我常常有许多展览,也看到许多人在我作品面前赞许作品“好”,这“好”与“美”有没有关系?从这里我知道,尽管他们没有美学文化,但他们不是美盲,相反很多文化程度很高的,却是知识越丰富越是美盲。

       我至今没教学生,因为我不希望孩子真正成为艺术家,像凡高那样变得疯疯癫癫,像罗丹一样好的情绪可以激发一个人的斗志,坏的情绪则会打压一个人的进取心,创造力。很多人都觉得自己的孩子有艺术天赋,其实没有那么多有天赋的人。你知道罗丹经历多少东西吗?我们看到的都是艺术家后期的果实。

        真正有天资聪明的人,得天独厚的人是极其少见的,许多成功的人士都是普通的人,他们的成就往往归功于他们拥有良好的情绪。

      歌德曾说过:“只有两条路可以通往远大的目标,得以完成伟大的事业:力量与坚忍。”一种只有天才相遇时才会迸发的火花,那就是对艺术的深情!

陈德鸿:世态炎凉我仍坚强地画着

       我以我大量的作品呈现于人前,从视觉审美的表现在这些作品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无疑这和我的执着有关。在我的艺术人生中,这是真性情,我喜欢真实的美,人的生活平凡就能发现美。

       多少年来,写到对母亲、对母校、对导师的爱,这是紧跟着我一生绘画生涯的追忆。在苦行苦历中始终不可动摇的抵励前行的艺术核心,但无论是人生劫难的“行到水穷处”,还是人生转机的“坐看云起时”,跬积成一种充满着画面和故事的厚厚的感触、梳理这份感情必须要有“生活之源”,这就成了一种深刻的意义。一个远行的初心成了真正的苦心,情愈深,性愈烈,情愈真,艺愈独。这是我的艺术人生的写照!

       以前总以为来日方长,殊不知人走茶凉。这些年经历的多了,也明白了世态炎凉,笑看沧桑,人心冷漠,世态炎凉,会更深刻地感受到最冷不过人心,人心的冷暖总是一直在变幻。有人躲着你,还有人看你笑话。但好鸟枝头皆朋友,人生每个阶段都有暖心的朋友、兄弟、知己知音!

       良禽择木而栖,士为知己而搏,朋友择善而交。无论是富贵荣华,还是素昧平生,我都愿以真心交得这样的朋友!

       在艺术上我走的越高、越深,也就说明理解的越高、越深。画家的性格与情感世界提升成绘画语言表现力时,这并非通过技法能力能做得到的!

陈德鸿:我内心的唯美世界

        随着时间的沉淀,表现上融为一体才是高的艺术境界。从大学时期开始,我每天都在画板前或画台上“折腾”作品,一些微妙的差别与变化自己看得到,寻找真实背后的幻像是我的一种乐趣。

           我受中国传统绘画教育影响还是比较深的,最早看到的传统国画觉得是一种张力和质美,但反过来去看凡高与伦勃朗却反而看不懂,不知道从哪个角度去欣赏,虽然知道是大师,但你不能真正理解,加上我们学的东西每天都是在白描、书法,上色、分染、临摹、写生、创作,这些理念似乎与我们更接近,传统因素多于西画因素。但是后来回头再看这些作品,发现中西绘画根本不是一个矛盾体,如果你相对倾向于艺术的本体核心,走的越高、越深,也就说明对艺术的本体理解得越高、越深。

    如超现实主义色彩,回归于形象本体,都是在寻找形象在绘画中的诗意表达。这就是人的深层心理或梦境,打破理性意识的樊篱,追求原始冲动和意念的自由释放,将艺术创作视为纯个人的自发心理过程,这些都是其基本特点特质。

陈德鸿:透过艺格看人格

      人非圣贤,在这烦躁、利欲熏心的物欲俗世中要守住内心的纯净,是极其艰难的。我就背对现实,采取鸵鸟政策,眼不见心不烦。我不敢说,我能像我的老师一样勤劳,可是我手中的笔,成天闲不住,这些习惯的养成,我不能不感谢我的老师!在我与我众多的前辈老师相伴的日子里,我真切地领略到大师出众的绘画能力、憾人的从艺精神和超凡的人格魅力……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现代人喜欢大谈“形而上”的道,因为是精神范畴的,显得很高尚和神秘,却羞于谈“形而下”的技。其实,道与技是密不可分、相互依存的!决定人生上限是格局,遵道而为。一个人一生能有怎样的成就与作为,贫富、智愚、能力大小是其次,主要是看他的心量如何!

陈德鸿:自性追寻观心探物

        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对世俗的人们提出了对生命与真理的哲学思考,他认为悲剧体现了生命真正的形而上的功能,提供了某种形而上学的安慰。

      生活在悲剧中的艺术家,正在经历着什么思考?也许生活中反常的东西,对艺术来说却是正常的。

        或许我们不应无视艺术家在作品中记录的过往与预示的未来,无论什么时刻,人们都需获取精神的救赎,而艺术恰恰是其中一扇通往那里的门。

       《文心雕龙》:“时运交移 质文代变。”其意与石涛“笔墨当随时代”,大意一致。笔墨随时代而悸动,突显着蓬勃的时代气息,方知古今情理,真实而不虚!或许知识与科学有时候并不能快速的地为我们解决问题,当希望看到另一种生命的力量的时候,内心的呼唤将是我们唯一能做到的⋯⋯

陈德鸿:年年有鱼

      辛丑岁大年初三,年年有鱼是“年年有余”的谐音,是中国传统吉祥祈福最具代表的语言之一,若用图画表示则可看作是传统吉祥的符号。表达的是一种美好的愿望,意思是:生活富足,每年都有多余的财富及粮食!

        唐宋时,显贵达官身皆佩以金制作的信称“鱼符”,以明贵贱。“鱼”与“余”谐音,所以鱼象征着富贵。“如鱼得水”用来描述工作和生活和谐美满、幸福、自在,辛丑年祝大家年年有鱼年年有余!

陈德鸿:中国画笔下的文化属性

       中国画历经千年而不衰并沿革至今,其中的核心价值不外乎:中国画笔下包含着文化属性。画家为画法赋予文化内涵,使画法道德化与本质化,一勾一皴,一点一染首先代表的是人的性格、胸襟和气象。由这些构成的画面,又寄托着画家品质、精神与境界。正因如此,古人“胸中意气”之说的“意”和所表达的物象本身之意就具有了不同的含义,它是指画家之意,技法之意,强调的是画家修为、学养与品质。

        画家笔下的文化属性是个性化语言的笔墨呈现,是在长期的创作中所形成的一种独特的艺术手法。比如南宋夏圭的斧劈皴与北宋的李唐的斧劈皴不同,形成了各自鲜明不同的风格。又比如同样画一棵树,近代画家关山月与黎雄才的树就完全不同。艺术家若不能形成自己的笔墨样态,便没有自己的风格。广义性的笔墨则包括:笔墨境界、笔墨形态、笔墨结构、笔墨关系、自然结构、自然形态等,这些都是中国画笔下的文化属性!

«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
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

陈德鸿,岭南画派画家;1979年生于广东湛江雷州,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十年一直住在广州美术学院随老师们上山下乡写生创作。大学期间山水专业指导老师是李劲堃老师(现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广州美术学院院长)与张彦老师(现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授课老师有周彦生,苏百钧,陈新华等老师。十年求学期间得到关山月、黎雄才、陈金章、林丰俗、刘书民等导师的悉心指导。先后在多个城市举办个人大型展览三十多场,作品深受藏家喜爱。
欲收藏陈德鸿作品可直接联系本人
  • 请扫码添加陈德鸿微信号请扫码添加陈德鸿微信号
友情链接
搜索
网站分类
日历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最新留言
    网站统计
      查看访问数据

    Powered By Z-Blog 2.3 Avengers Build 180518

    本网站由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设立. 保留所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