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画家简介】岭南画派实力画家--陈德鸿艺术历程

[置顶] 2021年4月28日,《水木清华—陈德鸿岭南名园写生墨稿、岭南名园速写、书法作品精品展》

[置顶] 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联络方式

陈德鸿:艺术之光心灵之光

        像画作一样明暗参半的人生历程,在幽暗处熠熠发光,在经历了种种悲痛之后,我意识到,人世间的种种不过是一种过眼浮云,但我要为艺术而存活。我将生命的感悟都倾诉在画纸上,在我作品中,你可以任何一种眼光审视,但我怕最终还是凡心所向!我在艺术上的耕耘,我只是用艺术之光照亮了心灵之路。

      我喜欢能带给我正面影响的人,正面影响不代表对方有多棒,但我希望对方可以肯定,看得到我身上发光的地方,并且能并肩前行一起奋斗的人,我也不怕那种一直在背后否定我的人,哪怕是玩笑话,我都会收起好不容易攒起的自信,退回到自己的保护壳里。

      大多数人只看到一个人想要展现的表象,只有试图了解这个人的人,才能看到他内心燃烧的心灵之光。

     每个人都曾试图作出些什么,但到底能干成什么事不得而知,那一瞬间的笃定是自身潜力待被发掘的期望,是内心深处对做出成绩的渴望,同时掺杂着迟迟未被认可的失望!

陈德鸿:沉静的内心世界

         艺术价值在于坚守理念的同时展现出一种不断演变与推进的姿态,在传统中继承。

          特别是这二三年,我一有点小钱就去买颜料与稍为好一点的画纸作画,但大多数是没钱!这些并没有阻挡我对艺术的热爱与追求。我的半生中除了画画外还是画画,我只想尽我的能力把我的内心世界表现出来 。

        “学院派”作为美术史上的学院派,起源于十六世纪的意大利,而后流行于欧洲,盛及到十八、十九世纪的各个美术学院。“学院派”一般意义上泛指通过学院严格训练、师生相传、层层正规而具有一种师承关系性质的绘画。中国古代没有美术学院,宋代是中国绘画的最高峰时期,画院体制起源于南宋,宋代几乎所有的名画都出自于画院艺术家之手。

          当代美术学院十分重视基本功训练,要求极为严格。既要求把古代作品的形式规律和古代艺术大师的艺术视为永恒的规范,又要在艺术形式上有所追求。且在完整的高等艺术教育和学术研究上有所师承。

        我经过十多年当代美术学院严格的基本功训练,无论什么艺术体制,名衔等等,都不能够高度概括绘画艺术的内容,既然大家约定俗成,那就由别人去选择好了!这些也是我沉静的内心所看得到的。

    “沉静的内心世界”在我笔下成为一种清新明净的生命意识。

陈德鸿:我用一生的时间在追逐爱情

        我们都一样的孤独内心也一样的热情,我以明亮而强烈的色彩去描述我对自己蓬勃向上的追求。

    妳说我神秘而感到好奇,作为一种神秘而特殊甚至有点神奇,对于我来说是灵感之源。人生各种不如意,我经常想念我的母亲,我是百感交集。我们竟然有这么多相似之处,同样不如意同样向往大自然,同样有一颗受伤的心,谁爱上谁?难道你爱上同命相怜的我?但是我把这份爱埋藏在心底,让相思煎熬,迟迟未开口。

       随着时间流逝,在许多年里我的画作得到了更多人的欣赏。我画了很多有阳光的作品,为的是向往阳光,向往温情,向往光明,又或许是寄予我对有的人有的事的思念。

     我用一生的时间在追逐爱情!有人说:艺术家们的作品之所以隽永,是因为经历了巨大的痛,沉淀出时代的痕迹。

      我描绘着内心的窒息……

陈德鸿:感动常在

      我最喜欢的颜色是黄色,我可以把春夏秋冬都画成黄色,我似乎想要在金黄的世界里认识到“生命”,我总是在金黄的世界里感觉到希望,总让我感动常在!

      黄色调具有十分强烈的个性特征和鲜明的情绪表达,我随时能够从画面中用直视的眼神深邃地,完全没有多余的修饰,仿佛一位饱含知识的智者无力地透过金黄色的世界,看着这污浊的世间。

         这种直面的明亮与光明充分传达了我的一种理解,从细节之处传达温情与希望直击灵魂,形成一种“心灵之光”。让所有的孤独最后都趋于平静,让一切磨难成为成长路上的礼物。

陈德鸿:地狱的磨砺天堂的力量

     有人生就有痛苦,看是在哪个方面,为什么人生一定痛苦?人可以不需要痛苦吗?但人生确实苦难重重,你要承认这一点。但当你接受了之后,你会发现痛苦也不过如此,人生就是在解决掉一个一个问题的,当你发现解决掉一些问题后,又会出现接踵而来的另一个问题。这时就看你的思想是怎么发挥作用的了,你可以把他看做是一种折磨,一种痛苦。也可以把他看做是一个经验,一种经历,所以全在于你怎么去思考,怎么去判断。

        痛苦磨难让我到处颠沛流离,饱受了人世间的艰辛和世道的不公,我渴望地画出创作出大量的高水平的作品,可是在我看来,人们总是希望我高水平的作品廉价的出售。这些都使得我本来已经很脆弱的神经被无情撞击,最终造成我间歇性创作,为了生活,也只有出卖劳力而画了。但事实上人们并不能理解我的作品,当然,我可以贫困,但不能潦倒。因为我还有对生活抱有希望,执着地去追求艺术。

        我想起中国农村的农民,他们无论男女老少,忍受着长时间又沉重的体力劳动。他们没有怨言,只有辛勤的劳作,顺从地生活。他们相信土地,相信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相信在土地上付出就会有回报,沉默和忍耐。其实很多人也一样,无论在外头受到多少委屈都能忍受,毕竟家是避风的港湾。但暗地里感觉自己特别脆弱,无解,因只能在海上漂泊,任由雨打风吹。

       有时候想,如果能选择,也许他不愿意成为一个出色的人,而愿意成为一个普通的平常人。 

陈德鸿:唯有自我精神难得

        唯一不对生活妥协的就是对艺术的热爱,我用画笔把自己的思想展现出来,作品倒是越往后画越有体会。从这种情况可以发现,艺术并不一定越好会给艺术家带来生活越好!

       人总会有各自的命运,我注定是一个画家,所以我并没有选择研究学术,而是拿起了画笔。所以这个时代的艺术认识给了我一个“正宗”的路子,就是学院派,一读就是十年。其实说的狭隘一点,大多数当代名家都是这个系统出来的,时光荏苒,转眼间我由少年就变成了青年。

        我说成就大师的三件事:天份、勤奋和运气。踌躇满志的我哪里知道自己是否有天份?哪里知道自己是否很勤奋努力?但运气不用知道就知道是什么回事!

        我这样的经历促使我以自己独特的视角和认识去理解社会,使得自己的艺术创作更加能够反映自己的内心世界。另一方面,我的继承在绘画作品的意义,使得传统表达更加深刻,我用这样的画面语言运来反映和表达我对大自然生命的思考。

陈德鸿:天才的老师是天才

        天才艺术家并不是一出生就是天才的。艺术家总是异于常人,他们总是特立独行,行为和思维都非常的特别,这是大艺术家的特点。画家是专门从事绘画的工作者,画家也是艺术家的一种。若是生活没有了艺术,就会非常乏味,艺术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有了艺术,生活才多姿多彩,艺术是人类文明的一部分。
        梵高一生中临摹过很多人的画,也有许多老师。米勒是非常重要的一位,甚至可以说是他的精神导师,梵高称米勒的的作品是“真正的好作品,是美,是诗”,无论日后梵高自身的创作风格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米勒之于梵高,始终是明灯一样的存在,梵高在不同时期临摹过米勒许多作品。人们常认为梵高是患有精神病,是疯子,但我认为他不是,我的证据是:他若是疯子怎么可能画出如此伟大的作品?除非他是外星文明!

陈德鸿:艺术絮语

        像画作一样明暗参半的人生历程,在幽暗处熠熠发光,在经历了种种悲痛之后,我意识到,人世间的种种不过是一种过眼浮云,但我要为了艺术存活。我将生命的感悟都倾诉在画纸上,在我的作品中,你可以任何一种眼光审视,但我怕最终还是凡心所向!我在艺术上的耕耘,我只是用自己的艺术之光照亮了黑暗!

       传统是发展的,它随着社会时代的发展而发展。在每一个发展过程中,它总是继承着优秀,在每个时代必然扬弃或否定一些不好的或不适用的东西,中国绘画传统也是这样变化发展过来的。

«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
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

陈德鸿,岭南画派画家;1979年生于广东湛江雷州,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十年一直住在广州美术学院随老师们上山下乡写生创作。大学期间山水专业指导老师是李劲堃老师(现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广州美术学院院长)与张彦老师(现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授课老师有周彦生,苏百钧,陈新华等老师。十年求学期间得到关山月、黎雄才、陈金章、林丰俗、刘书民等导师的悉心指导。先后在多个城市举办个人大型展览三十多场,作品深受藏家喜爱。
欲收藏陈德鸿作品可直接联系本人
  • 请扫码添加陈德鸿微信号请扫码添加陈德鸿微信号
友情链接
搜索
网站分类
日历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最新留言
    网站统计
      查看访问数据

    Powered By Z-Blog 2.3 Avengers Build 180518

    本网站由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设立. 保留所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