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画家简介】岭南画派实力画家--陈德鸿艺术历程

[置顶] 2021年4月28日,《水木清华—陈德鸿岭南名园写生墨稿、岭南名园速写、书法作品精品展》

[置顶] 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联络方式

陈德鸿:艺术是感情的产物

         没有信仰支撑的情感,终归是很浅很薄世俗日常生活中的情感,甚至不是情感!

       我们反而没有多少人真正懂得艺术,加上多数艺术家所制造出来的又都不是真的是艺术品。艺术家所以与普通人不同的地方,一方面因为他在表现上有着专门的修养,一方面尤其因为他有一颗艺术家的心。

       虽然“艺术是感情的产物”但没有相当的基本功(绘画技巧)就不可能有相当水平的艺术品。即使感情十分丰富的人,如果没有绘画技巧,也照样画不出画来。缺乏功力和修养,表达上受到很大局限。

     中国画讲究深厚的人文素养和精神内涵,艺术家的一生,各有其创作的黄金期,或在青年,或在中年,或在老年。但大师级的艺术家,其创作历程则是长期的,一程又一程地蜕变,担当了人性中的最大的可能,圆融通彻光风霁月!

      人的一生总有几段难忘的时刻余韵终生,所谓“灵感之作”其宿命是情感,情感不可再得不尽相同不能强求。

陈德鸿:半生孤鸿

        在孤寂中为艺术呐喊。用这句话来形容我不是没有道理,我就像在天空中盘旋的孤鸿,我的艺术之路是孤独的,长大后,孤独的追求也成为了我生命的原色,我又把这份无处安放的孤独,又融入到艺术中。

         林下秋风起,独守夜不眠。孤寂,空旷的情感,却又不乏精益求精。我已倾半生精力,用艺术唤醒性灵。我走过的路,与一般学子不同,知音寥寥,艰辛历程贵在坚持。

        我后来的作品渐渐转向沉静,即便那些热烈浓艳的秋色或和煦明媚的春光。当然,我画的孤独感并不是空虚感,也不同于佛家说的空茫境界,我作品中的寂寞孤独感是诗意的、美的。这诗意既来自我对自然对象的亲切和谐关系,也来自对个人情绪的一种审美观照。

      而这,又深植于我的性格、文化素养和人生际遇。

陈德鸿:文化贡献的强盛

      俄罗斯最初一直被西方瞧不起,可是到19世纪,一批重量级文化人的出现,门捷列夫(化学元素的创立者),列夫·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等等世界级文学家,柴可夫斯基(世界级音乐家),列宾(世界级画家)俄罗斯开始出现一批重量级文化人才。

      西方当时就有人预测,俄国将成为强盛之国,果然20世纪,俄罗斯就变成超级大国,随后文化又受到压抑,于是又衰落。

        一个民族要受尊重,不在于你现在有多少钱,而在于你的文化与文化贡献,你给人类的精神贡献,才是人类的精神基石!这说明仅仅是经济发达还不够,你得有精神文化贡献,这才是真正的强盛!

陈德鸿:绘画作品中的精神气质

        中国画作品中的精神属性与气质是以“笔墨之趣”、“笔墨之神”的方式而获得的,是画家“极不易到”的“功夫”、“极不易得”的“境界”。

      五代荆浩十分注重生活,居于太行洪谷,和自然朝夕相对,写生松树“数万本”后,“方如其真”。他认为:“苟似可也,图真不可及也。”“似者得其形遗其气,真者气质俱盛。”这里的“真”并非物象的似,而是要表现内在的气质韵味,就是“意境”表现的物与我的合一。山水画名作《溪山行旅图》是北宋山水画家范宽在悟出“与其师人,不若师诸造化”而“移居终南太华,遍观秦中诸奇胜”之后的力作。艺术创作与个人的生活环境,人生经历和思想感情是紧密相连的,范宽重“师造化”,重得关陕之气,故所作山水如其人,宽厚、质朴、雄浑,地域特点很鲜明。

陈德鸿:不要轻易说我们很文明很文化

       人类文明程度越高,进化病就越严重。地球上有生命的物种进化程度越低,它们所患的“进化病”越少。相反的,进化程度越高的物种,“进化病”越多。目前地球上人类进化程度最高,人类的“进化病”也最多的!

     首先是文明程度,社会人们越向往文明与美好,说明现实生活中越来越糟糕。人类发展史都是这样子过来的,如古代人们的向往的理想多么的美好(从绘画、艺术、文学中体现),但当时的社会环境与社会生活是怎样呢?

      不要说我们现在很文明很文化,背后是什么?

陈德鸿:剑客精神

        精神的高度是不会随着时代而淡去的,我们一直在延续着传统文化走过来,剑客精神既是我们做人的底线更是我们良知的表达。但是,你首先要成为一位“剑客”。剑客精神的“救世”之心,这是一种纯粹的大爱,这是高人之心,胸怀天下,这是一种“救世”情怀。
        剑客精神是智慧的体现。凝聚着人生的智慧和真理,李白《侠客行》中所写,“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正蕴含着一份高贵、洒脱的大智慧,修炼心灵中的剑,才是剑客的真正精神。
        人各有志,天性不同,每个人都是天才的孤本,精神追求是人类自身的一个自然属性,是人类生存环境中自身心理属性的一个巨大提升。

陈德鸿:什么才是艺术

       每一个地域都有其各自的地域风格和画家。我主张绘画要回归艺术,创作的一切都向艺术构思靠拢,只要从艺术角度去思考问题,我觉得任何艺术都有其价值。但如果不从艺术角度思考问题,把绘画仅仅用于现实的需要,或者没有艺术含量那便不为艺术,并不是拿到绘画工具在用就是从事艺术!
      现代没文化的人少了,有知识的人多了,有艺术的人少了,有技术的人多了,为什么?因为缺少把握形式美的规律,缺少美术的核心,作品难以体现意境美、形式美、文化美。
     为什么出现以上现象?因为引申含义是文明本身即是衰亡的指证,而且它的指向是不可变易的。也就是说你在现在文明体制下,问题的根本无从解决,甚至无法缓解。现在这个进步论的体制下,现在这个求发展高竞争的体制下,你根本无法解决。
      我们今天现代人的生活,其实并非叫做物质生活丰富,而是生活成本提高了,我们连最基本的悠闲都丢失了,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深深的焦虑之中,我们反而觉得这是先进,并以此鄙视古人的落后,这就是典型的情境评价。情境评价受我们的感官和生活经验所局限,这是一个极为狭窄且无法对照和判断的局限。

陈德鸿:你会大展鸿图吗

        生活,修行家们说生活就是生命是轮回,是因果显现。我的理解生活就是生与活的较量,来履行义务和责任的,当你完成你的人生承诺,你才能真正理解什么是生活!

      我认为真正有胆有识的人,在经历过大风大浪后,处事不惊,生活还得继续。不会因风浪而停止了前进,也不会因琐事,烦事,影响了生话。

     有的人一生顺遂,有的人一生大波大浪。不是所有的人经历了风雨之后都会变得更加坚强。有时候,他们会更加沉默,因为看透和领悟了很多事情,当然也不能以偏概全。
      但是经历大风大浪依然能坦然的面对人生,面对世俗的一切,这本身就很不容易。相比于那些人生的起落,人情世故才是最打击人心的。那些曾经围绕在身边的人做鸟兽散,那些曾经帮助过的人转眼翻脸……当你刻骨铭心的经历了这些,看尽了人性的丑恶,对于曾经的失败不会有过多的遗憾,但对人性有了抵触。

      我经历过一些人性的寒凉,不敢说大风大浪,但足够让人悲喜交加。也深刻的体会到幸福与绝望仅是一念之间。对于和我一样的人,大概都有相同的经历和心境。什么灯红酒绿,什么花花世界,像流星划过夜空,根本没有仰望的兴趣,只有心灵中那份美好向往才是自己真正所需。

«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
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

陈德鸿,岭南画派画家;1979年生于广东湛江雷州,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十年一直住在广州美术学院随老师们上山下乡写生创作。大学期间山水专业指导老师是李劲堃老师(现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广州美术学院院长)与张彦老师(现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授课老师有周彦生,苏百钧,陈新华等老师。十年求学期间得到关山月、黎雄才、陈金章、林丰俗、刘书民等导师的悉心指导。先后在多个城市举办个人大型展览三十多场,作品深受藏家喜爱。
欲收藏陈德鸿作品可直接联系本人
  • 请扫码添加陈德鸿微信号请扫码添加陈德鸿微信号
友情链接
搜索
网站分类
日历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最新留言
    网站统计
      查看访问数据

    Powered By Z-Blog 2.3 Avengers Build 180518

    本网站由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设立. 保留所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