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德鸿:画语

 

  让我贴着花儿倾听花间里的微笑,那是再也熟悉不过的宁静,缓缓地,缓缓地绽开……绽开的花儿是认真,是在意,是声,是音......擦肩而过地绽开着,不知是否为了芬芳而淡然呢?晚风与我的眼光在飘荡着,一望无际。夜色渐来,忧郁把我的心带走,不知到哪个角落。

陈德鸿:我画出我的内心

      我作画,要求精画。这不是看点书装点斯文而能达到的。经多年的坚持始知作画处有点石成金之妙。

       艺术家对于艺术道路的选择,是独立思考与实践的结果,需要勇气和智慧。虽然是个体的事情,但好的个案非常值得借鉴,是继承中的传承。

       当你去摸索一个新路径的时候,起步阶段往往都是比较坎坷的,只有经历过诸多的历练,才能获得一个高度。这是一个客观事实,人生也一样,这是我对于艺术的一种理解,也是我的个性使然。

     我是个长年长期写生的人,我在写生的时候对物象的营造是表达了我对传统的理解,表达了我对生活的一种直接感受,我的生活气息、生命气象。但同时,还是要表达我内心的精神世界,我内心的丘壑!

         毕竟艺术是承载着人文载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陈德鸿:清明时节忆先师忆母亲

      深切缅怀我的母亲与我的老师

       关山月是我国当代杰出的国画家,岭南画派卓有成就的主要代表人物。

        关山月(1912-2000)出生于广东阳江。1935年进入春睡画院跟随岭南画派主要创始人高剑父学画,在艺术思想及实践上深受高氏影响。1958 年起长期在广州美术学院从事教育工作。他始终致力于中国画的继承与创新,通过半个多世纪孜孜不倦的探索,创造出了独特的艺术风格。

陈德鸿:我的绘画初心

      90年代,我考进广州美院。对于广州美院那是我这个艺术学子神仰已久的“圣地”,除了广州美院是全国八大高等艺术学院以外,还有名师云集,从那时候开始,我的心中不禁感触良多,一定要学好真知识。我是个从童年开始就立志走艺术之路的人,人生经历这么多挫折,始终不忘记,最初为什么要学艺术。

      读书期间生活谈不上辛苦,父亲是国家干部优秀党员,我们一家有安稳的生活。回想这么多年大家对我的肯定,是自己付出多少辛苦与努力刻苦所换取来的成绩。只要你不忘记最初为什么开始,就心甘情愿付出,不忘初心就是力量。

      我们常常看见一些垂暮老人回忆起往事唏嘘不已,也看见一些人酒醉之后,说着当初若怎样怎样的话,可是这一切都晚了,人生不会有再重来的机会。

        人生中,我们应具备“不忘初心”,正是这种人生智慧的力量这种精神,在落魄时做到“不忘初心”。才会看透种种人生落魄只是一时,风生水起在后。

        我常常因为聚精会神作画创作,从早到晚,或三更到天明,或室外或严寒酷暑,由于过于投入,有时为了方便起见,匆匆忙忙,冰水热饭,冷茶饼干,急以充饥。虽谈不上好吃,填饱肠胃就行,还是常常食不饱腹,就这样,一幅幅的绘画作品就是这样产生出来。

      最难忘的是在丛林野外写生,即使是天寒地冻,隆冬时节凛冽的北风从脸上直贯而下,没有忍耐精神没有不忘初心的力量是不易坚持的。我不禁要感谢以往师长的艺术教育,培养我无比坚忍的耐力。于今,我将这份力量运用在自己的艺术实践中。但是,外人是否能感受到我这长期长年的“劳作”呢?求学的艰辛、常住的难为,心中的感念使我忘却了种种些些,我就是这样养成了追求艺术的坚韧性格!

陈德鸿:我比梵高好

         我的人生几乎映衬着这一代人的文化苦旅,但我的艺术却仿佛孤行在这一切之外。从继承传统艺术的一端,到艰辛苍凉忧郁的另一端,似乎又看到一方清新隽远的新天地。

          从少年求艺之路到青年失去母亲的悲痛,让我从早就体会到了什么是痛苦,在我的内心,就变得沉默寡言。

        从此,我每天重复做着一件事情,每天夜深人静,每个阶段的不断深居简出,画笔随着太阳慢慢升起,画笔又随着太阳慢慢落下,客观对象的阴晴明暗,山光水色的斑驳卓绝,雨雪风霜的四时变化……

        这个世界,不知道可以和谁说话,唯有把所有的感情,都通过画笔和色彩倾注在纸张上。

         到我家徒四壁,租住房间空空如也,假如没有一张画台,一张凳子,画台上笔筒插着毛笔,画台上放着画具,绝对不会把这位主人和“画家”联想起来的。你不嗅到“人”味,你怎知道你身边有没有“人”存在呢?你笑我的同时我还笑你呢!林语堂先生说:人生在世还不是有时笑笑人家,有时给人家笑笑。

        孤独困顿,不为人所理解,我有太多的委屈与委屈造成的苦。无论生活给了我多少,我一直坚持一句话,“我绝不自杀,我要理直气壮地活下去!”我为了艺术勇敢地活了下去。

陈德鸿:丹青梦苦

         温饱年代,我母亲省吃俭用,送我,陪我到广州美术学院求学读书,多少岁月,我的努力印证了母亲的期望。我始终明白母意:人若没有好思想,没有正确人生观,无用 !!
       终天之恨,母亲始终怀着善念和光明!夜里我常梦到母亲,我哭着醒来,在泪光里,我看到母亲呕心沥血的身影……生活坏到一定程度就会好起来,因为它无法更坏。有些人笑在开始,有些人却赢在最终,命运不会偏爱谁,就看你能够追逐多久,坚持多久!我大部分时间都是经过严格的实践,我从不苦思冥想,但力求概念清晰,思想周密,大概与这有关。我不曾辜负过自己的努力和老师的教导,在绘画艺术上付出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和艰辛。我常常在清醒的时候伶悯自己,一板一眼的岁月结晶,我在艺术的天国里着迷、执着、苦恋、飘泊,从再现到所感!高层的审美正是审丑,似乎有种苦痛在这怜爱里,似乎怜爱到了这种程度就成了苦痛。你想表现一种文化,而表现得不好,就叫无功力,至少叫功力不深。功力不深,是画不出高质量的作品,也绝对成不了大家,法无定法,法从对象而生,物有常理,而动静变化则无常。
       造化,是艺术的自然之体,即客观对象的有形特征。心源,是审美的发现与提升。勤奋刻苦、读书感悟与实践,是一个优秀艺术家所具备的知见。
        每幅作品力图最满意效果,那种苦其心志的深刻,丹青梦苦!可以想象,浸染尘世沧桑而又超拔其上的清奇明澈,是一种不可抵达之境。“法”的微妙、精致或者高深,不是艺术表达的本身,作者的灵性、才气、修养或者说是艺术境界等一般隐藏在非常含蓄的气度之中,从而体现出作品的韵味来,因此风范、风骨,才是表达的内涵。
          我的老师们曾经恩惠过我的——能从老师们身上学到最珍贵的,就是对艺术无限忠诚的这种精神气质,所以我的刻苦不是单向的,人如其画画如其人吧!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我常常怀念,想念,感恩我的导师们……在我数十年的求学过程中,他们是我艺路本真的明灯……(珍贵的历史时代见证)

        欣赏别人需要爱心,被人欣赏需要魅力, 智者尊重每个人,因为他知道人各有所长,也明白成事不易……

陈德鸿:艺术是感情的产物

         没有信仰支撑的情感,终归是很浅很薄世俗日常生活中的情感,甚至不是情感!

       我们反而没有多少人真正懂得艺术,加上多数艺术家所制造出来的又都不是真的是艺术品。艺术家所以与普通人不同的地方,一方面因为他在表现上有着专门的修养,一方面尤其因为他有一颗艺术家的心。

       虽然“艺术是感情的产物”但没有相当的基本功(绘画技巧)就不可能有相当水平的艺术品。即使感情十分丰富的人,如果没有绘画技巧,也照样画不出画来。缺乏功力和修养,表达上受到很大局限。

     中国画讲究深厚的人文素养和精神内涵,艺术家的一生,各有其创作的黄金期,或在青年,或在中年,或在老年。但大师级的艺术家,其创作历程则是长期的,一程又一程地蜕变,担当了人性中的最大的可能,圆融通彻光风霁月!

      人的一生总有几段难忘的时刻余韵终生,所谓“灵感之作”其宿命是情感,情感不可再得不尽相同不能强求。

陈德鸿:半生孤鸿

        在孤寂中为艺术呐喊。用这句话来形容我不是没有道理,我就像在天空中盘旋的孤鸿,我的艺术之路是孤独的,长大后,孤独的追求也成为了我生命的原色,我又把这份无处安放的孤独,又融入到艺术中。

         林下秋风起,独守夜不眠。孤寂,空旷的情感,却又不乏精益求精。我已倾半生精力,用艺术唤醒性灵。我走过的路,与一般学子不同,知音寥寥,艰辛历程贵在坚持。

        我后来的作品渐渐转向沉静,即便那些热烈浓艳的秋色或和煦明媚的春光。当然,我画的孤独感并不是空虚感,也不同于佛家说的空茫境界,我作品中的寂寞孤独感是诗意的、美的。这诗意既来自我对自然对象的亲切和谐关系,也来自对个人情绪的一种审美观照。

      而这,又深植于我的性格、文化素养和人生际遇。

«123456789101112131415»
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

陈德鸿,岭南画派画家;1979年生于广东湛江雷州,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后十年一直住在广州美术学院随老师们上山下乡写生创作。大学期间山水专业指导老师是李劲堃老师(现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广州美术学院院长)与张彦老师(现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授课老师有周彦生,苏百钧,陈新华等老师。十年求学期间得到关山月、黎雄才、陈金章、林丰俗、刘书民等导师的悉心指导。先后在多个城市举办个人大型展览三十多场,作品深受藏家喜爱。
欲收藏陈德鸿作品可直接联系本人
  • 请扫码添加陈德鸿微信号请扫码添加陈德鸿微信号
友情链接
搜索
网站分类
日历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最新留言
    网站统计
      查看访问数据

    Powered By Z-Blog 2.3 Avengers Build 180518

    本网站由岭南画派画家陈德鸿设立. 保留所有版权.